您好,歡迎您進入宜興終身學習網!登錄注冊找回賬號
課程
  • 新聞
  • 課程
文章標題:
發布日期:
-
清代茶貢終結和茶業起落

來源:無 發布時間:2012/11/20 作者:jyadmin 閱讀次數:1532

收藏
清代宜興茶貢的逐漸終結
 
在整個清代的幾百年中,隨著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遷,宜興茶業也起起落落,在逐步退出宮廷貢品序列的同時,也因戰亂和社會動蕩,真正走向了低谷。在清初,清政府對宜興貢茶是本朝因之,貢芽茶一百斛。 從中可以看出,清初貢茶數量十分有限的,同時清朝王室對歷代以來形成的進貢慣例也進行了改革,對那種自縣啟程,赴司府驗明,候布政司拜表發解到部,例有定限于里甲內簽點,解戶四名,遵限解交禮部,掣取批回的辦法,國朝(清朝)革除民解,專委張渚、湖氵父巡司輪年領解。(參見雍正《宜興縣舊志》卷三)。說明清代的貢茶并不是由茶農拜表進貢,而變成了當地地方政府的一項公差。
 
清代時期由于茶葉生產在全國的普及,先進的制茶技術也得到了廣泛的應用,因此各地名茶不斷涌現。清代到康雍乾時期,對貢茶已不再采取單一品種的專項進貢,而是凡佳品皆貢,例如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康熙南巡蘇州,就發現了當地的嚇煞人香品質上層而名字欠雅,而賜名碧螺春,從此蘇州洞庭碧螺春名滿天下,年年進貢。乾隆十八年(1753年)乾隆微服私訪至杭州品嘗到了龍井茶,特加封18棵茶樹為御茶,從此西湖龍井聲名鵲起,每年進貢劇增,在全國影響越來越大。在宜興所有志書中,到雍正四年(1726年)有貢芽茶一百斛(參見雍正《宜興縣舊志》卷三)記載后,沒有查找到其他有關貢茶記載,在嘉慶二年的《重刊荊溪縣志》和光緒八年的《宜興荊溪縣新志》中有關宜興茶葉稅收的記載里,都明確說明有額外芽茶一百斛,折價十六兩(正銀),但都沒有說這一百斛芽茶是做什么用的,貢茶到此已經逐步演化為一種實物稅。從這些記載中可以推知,極有可能是在碧螺春進貢以后,宜興貢茶進一步裁減,到乾隆恩寵龍井茶后,宜興茶這種實物就不需要進貢了。
 
從唐代李棲筠守常州的代宗永泰元年(765)至大歷二年(767)左右,宜興茶開始走進宮廷,到乾隆年間(1736-1795年)宜興茶走出宮廷,期間整整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漫長歲月。這段不平凡的歷史,為宜興茶贏得了崇高的社會聲譽,在加重茶農負擔的同時,有力地促進了宜興及周邊地區茶葉種植技術的發展和制作工藝的提高,推動了茶葉經營和銷售水平的整體提升,使宜興南部山區形成了經久不衰了傳世產業。
 
清代宜興茶業發展概貌
 
據史志載,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宜興有山竹茶地共46296,到清代順治初年有茶地2525.77畝,康熙五年新增茶地568.98畝(參見雍正《宜興縣舊志》卷三)。在太平天國運動中,宜興茶地損失慘重,道光年間的約3000畝茶園,到光緒六年(1880年)已不到500畝了(參見碧螺春著《陽羨茶錄》),太平天國運動以后,宜興茶葉種植和經營逐漸恢復,直到清光緒后期,宜興茶葉年產量仍保持2000余噸(參見1990年版《宜興縣志》),可見明清時期宜興已有成片的茶園,茶葉生產和經營逐漸成為南部山區的特色,成為山區農民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和前朝一樣,清代地方政府也不斷加強對茶葉生產和流通兩個環節的稅收管理,延用并進一步加強了茶引所的管理力度,在張渚茶引所的基礎上,又設立了湖氵父茶引所。雍正初歲征茶引紙鈔銀,張渚司引銀30774厘、湖氵父司引銀4(參見雍正《宜興縣舊志》卷三)。嘉慶兩年額設茶引正銀2477分,張渚司辦正銀2077分,湖氵父司辦正銀4(參見《重刊荊溪縣志》卷二),這個數字直至光緒年間一直沒有改變(參見光緒《宜興荊溪新志》卷三)。
 
和明代相似,清代宜興所產的名茶主要還是岕茶,這種茶在文人中間仍然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的。如冒襄,也就是風流才子冒辟疆在其茶葉專著中《岕茶匯抄》說道:棋盤頂、烏紗頂、雄鵝頭、茗嶺,皆產茶地,諸地有老柯(棵)嫩柯(棵),惟老廟后無二,梗葉叢密,香不外散,稱為上品也,憶四十七年前,有吳人柯姓者,熟于陽羨茶山,每桐初露白之際,為余入岕,箬籠攜來十余種,其最精妙不過斤許數兩,味老香淡,具芝蘭金石之性。十五年以為恒(參見清冒襄《岕茶匯抄》)。清代的許多文人筆記里,也有許多這方面的記述,由此我們可以知曉,清代宜興所產名茶和明代沒有多大變化。清代宜興籍著名詞人陳維崧在其《雙溪竹枝詞》中也有對家鄉三春摘茶的生動描述:
 
最難忘處三春事,楊柳參差蝴蝶忙。
摘蕙滿山裙帶綠,焙茶十里水泉香。
 
宜興進士盧士登《陽羨茶泉》云:
 
品合中泠美,姿分上貢馨。
盈盈常不溢,源遠自通靈。
(參見雍正《宜興縣舊志》卷十)從這些詩詞中我們可以看到宜興茶園和宜興名茶在文人心目中是那么的美麗和可愛。當時在宜興縣衙任職的宜興文人任繩隗在其《庵畫溪茶舍詩》在描繪宜興舊茶區時寫道:
 

畫溪山中萬木秋,畫溪渡口茶之邱。
茶溪左右有草廬,一椽錯落臨汀洲。
荒郊莽蕩走狐兔,石棟屈曲盤龍虬。
微風習習春溪寂,浮云漠漠春溪流。
山僧春籠手自攜,刺史風流今在否?
鴻飛冥冥不留影,天風萬里吹古愁。
參見雍正《宜興縣舊志》卷九)這首詩明顯表明了作者對往日繁華的追憶,同時更表達了對他當時茶區日漸衰落的無奈,也許這也正是對宜興千年貢茶歷史的最確切的詠嘆。
 
上一篇:清末民初宜興茶業的艱難發展
下一篇:九龍玉杯
湖北30选5开奘公告